关于职业打假的一些法律问题分析

分析分析,我想昨天分享

近年来,专业造假者的数量和规模都在不断增加。数据显示,2014年,原上海市工商局系统共收到专利防伪索赔867件,占当年投诉和举报总数的1.9%。 2017年,专业反假冒上诉占当年投诉和举报总数的17.9%。 2018年上半年,专业防伪索赔数量达到,占同期投诉和报告总数的30.6%。前工商部门90%的行政复议涉及专业假冒。在这些数据背后,公司很悲惨,市场监管机构已经筋疲力尽.

这是假的还是假的?

一个正常的社会应该是假冒商品越来越少,市场环境越来越好。如今,从飙升的数据来看,似乎假货越多,市场环境越差.

问题是,造假者是不是能够打假,还是假冒伪劣?

都不是。问题是大量的造假者并不诚恳和正直。他们不想消除假货。相反,假货越多,其“利润”空间就越大。假冒的专业弊端很严重,主要体现在:

首先,持不同政见权利被视为恐吓和敲诈勒索。近年来,专业造假者已被公司化和分组。他们熟悉法律并发现《广告法》《食品安全法》设置了很大的罚款,因此他们购买了大量他们认为有批次或一次性有缺陷的商品。例如,一次购买数百袋大米,数十种芥末油和数万美元的茶,然后威胁报告并要求商家收取高额费用。他们声称,如果商家不同意举报,索赔金额远高于交易金额,甚至公然称之为“保护费”.迫使经营者在满足索赔和接受处罚之间作出选择。

其次,它偏离了社会监督的最初核心。伪造者的“啄木鸟”的功能确实可以起到社会监督的作用,这也是奖励内部人的初衷。然而,对于专业造假者来说,货物灭绝的那一天也是利润结束的时候,所以内心并不希望商家得到纠正。相反,他们经常在索赔成功后撤回投诉,举报或行政复议和诉讼。他们不关心“假冒”的结果,他们不关心公司是否正在纠正。如果企业没有得到纠正,他们还会组织集团的其他成员大量购买并进一步索赔。对于政府来说,假冒的“告密者”功能已经消失。

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一些专业造假者甚至使用“伪造”的名称来“伪造”。例如,使用化学试剂消灭货物的制造日期,或将货物隐藏在货架的深处,然后在到期后抛出索赔,这样公司就无法阻止它.所有这些都归功于高兴趣的诱惑。

它对行政机关施加压力,甚至反复使用信息披露,行政复议,行政诉讼,纪检监察等监督程序,对行政部门施加压力,向经营者传递压力,以满足其要求。法律文书是个人利益的工具。

任何此类案件,如果在法律层面没有得到澄清并依法予以纠正,无疑会恶化商业环境,浪费行政和司法资源,破坏社会诚信。

正确定义“消费者”和“欺诈行为”

打击虚假的斗争是一项追求利润的竞争,它源于两项关于“惩罚性赔偿”的法律的规定。

中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规定:“如果经营者提供欺诈性的商品或服务行为,应当根据消费者的要求增加消费者遭受的损失赔偿金。赔偿金额应为三倍于消费者购买的商品或收到的服务。如果赔偿金额低于500元,则为500元。“

此外,中国《食品安全法》规定:“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或销售的食品的生产被认为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除了要求赔偿外,消费者还可以要求支付10倍的价格对生产者或销售者的补偿。“

以上规定可以简单描述为“欺诈性消费者,一般商品退还三种,食品退还十种”。

首先,什么是消费者?第二,什么是欺诈?

关于消费者,法律没有直接定义,而是除以“消费者需求需求”。《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有关规定如下:“消费者需要购买,使用或接受日常消费服务,其权利和利益受本法保护;如果本法没有规定,则受其他相关法律法规的保护。“法律将购买商品或接受服务的主体分为两类:消费者和非消费者。对于购买假货的非消费者而言,法律并未得到保护。相反,《民法总则》《合同法》《侵权责任法》都提供诸如退货和违约赔偿金等补救措施,并且受到损害,并且可以要求赔偿侵权。

对消费者而言,法律受到惩罚性赔偿的保护。其法律依据是生命消费与生命和健康直接相关,而且是草率的。

因此,如果您不想购买用于生活消费的商品,通常不会将其定义为消费者。例如,一家服装厂购买了大量的布料并准备出售。如果发现布料的质量较差,则只能要求违约责任,并且不能要求三重赔偿。令人怀疑的是,那些一次或分批购买大量商品的人,例如购买10箱已经过保质期的鸡蛋,是“需要消费支出”。

关于如何识别操作员的欺诈行为有三种观点:首先,操作员故意采取该要素。也就是说,必须证明运营商对商品或服务的描述不符合事实,有误导消费者的动机,消费者被误认。该标准是最苛刻的,对消费者主张权利非常不利。其次,以重大过失为要求,即必须证明商品服务提供者存在严重过错。例如,如果超市提供过期食品,则可以假设超市中存在重大过失。第三,不要将故意或疏忽作为要领,采用客观的识别方法,只要有真实的描述,就视为构成欺诈。通过这种方式,虽然操作方便,但它太简单和粗鲁,为专业造假者购买假货提供了空间。

欺诈的解释应该是让经营者故意告知虚假情况或故意隐瞒真实情况,使消费者做出错误的意思。对于假人和假人,没有主观欺诈。最高人民法院《对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5990号建议的答复意见》明确肯定了上述立场。

最高法院认为:

从目前的消费者权益保护司法实践来看,了解假货和购买假货的现象已成为商业化的趋势。越来越多的专业造假者和假冒公司(团体)出现了。动机不是净化市场,而是使用惩罚性赔偿。为了自己的利益或借机从业务中勒索钱财。更重要的是,一个产品赢了并赢得了补偿,购买产品以获得另一个利润。上述行为严重违反诚信原则,无视司法权威,浪费司法资源。我们不支持这种惩罚邪恶,饮酒和解渴的治理模式。

因此,考虑到食品安全问题的特殊性以及现行司法解释和司法实践的具体情况,我们认为现在可以考虑限制专业造假者的盈利性打假行为以及购买食品和药品。

最高法院对食品和药品进行了特殊考虑,因为它们是与人类健康和安全直接相关的特殊和重要的消费品。特别是近年来,废油,三聚氰胺奶粉,毒胶囊等一系列重大食品药品安全事件纷纷出现,公众对食品药品的安全性产生了强烈反响。

根据这种司法政策,专业造假者带来的各种混乱应该从源头,分类和管理,以及精确的政策出发。

使用大数据来识别虚假购买行为

在确定假假日不是正常的消费者行为之后,下一个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确定假假期。只有我们对这个问题有正确的理解,我们才能将假冒伪劣购买与正常维权的消费者区域分开。在当前的大数据时代,利用信息技术来判断它是否“相对准确”地知道,从而通过客观的反推来完成主观判断是一种理想的做法。

件。

2018年3月15日,《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投诉举报处理程序规定》正式实施。这是该国第一个统一市场监管领域投诉报告程序的政府法规。

该规定要求上海建立市场管理和管理投诉举报信息管理系统,实现统一编码,统一处理,统一通知,支持投诉举报信息的监测,分析和预警。

例如,系统可以记录投诉人的姓名,身份证号码,联系电话,联系地址,主要反映问题,相关区域或商品服务类别,系统后台自动生成与ID号相关的投诉。报告号码,复议或诉讼,以确定投诉人是否多次报案和投诉。

系统建立后,您可能会发现:

[场景1]张三在A超市买了一个产品。投诉得到赔偿后,他下午去B商场购买同样的商品,然后抱怨索赔。

[场景2]一些“消费者”在青浦,松江,长宁等地购买了大量相同的瑕疵品,然后抱怨索赔。系统检索后,他们都来自公司A,这是李斯的法定代表人。

[场景3]近年来,王武继续在不同的商场购买不同类型的商品,然后抱怨索赔。

在所有上述情况中,“消费者”可能威胁报告并向运营商索取高价。主体不同,场景不同,但例程大致相同。

通过系统和数据挖掘,可以快速发现案件之间的相关性,并锁定了解假货和购买假货的专业造假者,从而将他们与正常维权者的消费者区分开来。当然,这要求市场监管部门在处理专业假冒投诉的过程中,实施投诉的实名要求,并严格核实身份信息。这应该是一项基本工作。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增加信息管理系统基于传统的书面和电话通知方式主动推送通知的方式。也就是说,市场监管部门可以使用该系统以主动推送方式通知处理结果。将来,投诉人和举报人将收到绑定其手机号码的代码,处理结果可以像提供物流信息一样高效便捷。数据管理是实现智能监督和精确执行的基础。

轻微违规,豁免和减少勒索空间

从实际的角度来看,许多专业造假者对商品的标签和标识大做文章,使用《广告法》《反不正当竞争法》关于“虚假或误导性宣传”的规定,不分青红皂白,只要存在细微差别,声明欺诈,需要惩罚性赔偿。如果商家不付款,他们会立即向市场监管部门投诉而不予处理,即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是以政府不采取行动为由提起的。他们希望通过这种压力传递,迫使商家提交。

例如,一些运营商错误地将奶粉称为奶粉。这在普通消费者的眼中没有区别,但在专业造假者的眼中,这是错误的标记。另一个例子是,许多国际公司的产品销往全球,在中国也有许多争议。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标准差。例如,意大利官方皮革产品标准只要求标记牛皮或羊皮,不要求标记第一层牛皮或分层牛皮。中国已要求指出,如果只标记为牛皮,可能面临标签问题。此外,在许多情况下,当外国商品翻译成中文时,个别非关键词可能会漏掉,甚至“填好”字。这是否是一个标签错误也是同样有争议的。

在调查中,一些商家报告说,法律要求所有商品都要明码标价,并放在三色价格卡上。事实上,商品的相关信息、标签都包含在内,而且都显示在互联网上,你还需要重复价格卡吗?一些专业的造假者,拿着简化的价格卡说出事情,称之为“登录错误”……

你必须惩罚这种人吗?否定的答案可以从法律的目的或者从制度上作出。

从解释目的、商品商标标识法的角度来看,其目的是保护理性消费者的知情权,避免误传,保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如果标签不构成消费者购买商品或接受服务的正常理性因素,则不应被认为是误导性的,因此也不是法律所称的“虚假或误导性宣传”。例如,奶粉和奶粉,普通消费者应我不认为这是误导。

第二款规定,违法行为轻微及时纠正,没有造成危害后果的,不予行政处罚。从建立良好的经营环境,特别是“惩教结合”和“合理处罚”的原则来看,没有处罚。

但是,什么是非法行为?这是行政执法基准的问题。对于基层执法人员来说,规则的可操作性至关重要。因此,相关行业主管部门必须系统地理解和应用《行政处罚法》《食品安全法》《广告法》《反不正当竞争法》等法律,制定,完善和实施相关领域的行政处罚自由裁量权基准,并列出该领域的轻微违规行为清单。并通过典型的例子来解释它。多年来,可以形成一份关于该领域轻微违规行为的综合清单。

例如,运营商在收到营业执照前三天开业并被投诉。如果根据未经许可的业务处理,将被罚款,并将记录在不良信用记录中。在这种情况下,应按照轻微违规处理,不予处罚。当然,没有必要记录不良信用记录。

基于技术合理性,制度整合由制度整合构成

对于专业造假者,市场监管部门,市民热线,政府法律机构,纪检监察,法院等必须达成共识,以形成前端处理,后端复议诉讼和监督的系统整合。和评估,导致机构协同作用。

首先,市场监管部门提高了投诉受理的技术合理性。《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投诉举报处理程序规定》投诉定义为:投诉消费者需要为消费者消费购买,使用或接受服务,以及与运营商的消费者纠纷。换句话说,第一线的市场监管者必须询问投诉人他们是否在接受投诉之前与商家进行了谈判。只有在谈判失败的情况下,才能接受投诉,这是一个“争议”。这种联系不仅可以消除一些争议,还可以使企业收集信息,帮助政府部门识别重复投诉的恶意造假者。

此外,同一专业假冒伪劣者在同一行业内以同样的价格反复购买多件瑕疵品,并按照最低惩罚性赔偿金额单独提出申诉赔偿,即使符合惩罚性赔偿的构成要求,案件应当并行处理,惩罚性赔偿金额按照有关商品的总价计算。

第二,合理分配行政和复议资源,减少逆向激励。这包括几个方面。首先,除了避免食品安全或其他重大事故的可能性之外,专业造假者的相关报告行为通常不会得到回报。其次,鉴于专业造假者常用的例行程序是“报告 - 申请重新考虑 - 支付经济利益 - 再次报告”,通过行政复议对报告承包商施加压力,迫使后者对商人施加压力,允许商人支付专业造假者的费用。为了解决这一难题,有必要从行政复议开始追查来源,并确认报告和受理部门不会对企业的轻微违法行为进行处罚,只要它不构成不作为即可。在其执法自由裁量权的范围内,维持原有的管理。决定。如果专业伪造者申请撤回案件,则应继续进行合法性审查。行政机关的行政决定合法合理的,维持形成示范效力。最后,优化评估标准。涉及专业造假者的相关投诉不包括在基层市场监管部门处理的投诉和举报的绩效评估中,使他们有更多的时间来保护普通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同时,针对专业造假者通过公民服务热线反映的需求,将其纳入非实物管理,实施抽查监督,适当增加推迟处理的比例。

例如,他们将被列入不良信用清单,引发联合惩罚。

一旦法治不存在,丛林社会就会上演。为了对抗专业造假者,一些商人采取野蛮和粗鲁的方法,如团体反叛,追踪追踪甚至滥用行为。事实上,这既不能解决问题也不能加剧矛盾。要解决这个问题,铃铛也必须是铃铛。问题是由法律引起的。要解决这个问题,仍然有必要回归法治。通过这种方式,为了安全起见,这个社会也可以培养诚信,恢复和平与平静。

收集报告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