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丨青石碑44

王美石和他的大女儿,妹妹和小女儿都在仆人的护送下。陈一毛在王彩的家庭中没有人抵抗,所以他的傲慢特别傲慢。他走过去摸了一下王大梅的下巴,说:“你的老太太怎么样?”

“我不知道。”王大梅说。

“小女人,你的嘴很厉害,说实话,如果你不知道,那么我会把你的姐妹卖给窑,让老人一个接一个地轮流,就像炒饭一样,你愿意去找你,你不愿意这样做,你信不信?“陈一毛笑了笑。

王梅的愤怒回答:“你是这种动物。”

陈一毛惊呆了,他笑了笑,然后上前踢了王美石说:“老妇人,你会再发誓我,我会请我的弟兄们舔他们的裤子,你会再发誓。”

王梅的并不尴尬,转过头来。

“让我快点告诉你,你父亲在哪里,我会让你走的。”陈小毛求助于王才最小的女儿王彩英。

“我知道我不会告诉你我在哪里,你已经死了。”王大英说。

“啊,你的小女孩不是在考虑春天,是不是因为以下,那么老子就是你的。”陈一毛挑衅说道。

“你不是一个人!”王大英回答说。

“你的母亲也是女人。如果没有女人,你是哪里人?你在地上开裂吗?我告诉你,如果你敢碰我的两个女儿,那我就和你一起战斗。”王梅挣扎着说,几个仆人被绑在她的手上,她根本没有能力移动。

“看来你不会给你一点颜色。你不会说出来。来吧,粉碎他们三个人的所有衣服,看看他们是否一无所知。”陈一毛大声说。

“王县令知道如何责怪我们咒骂女人的衣服?”陈一毛有一个提醒。

“天空正在下降,老子站着。”陈一毛拍了拍胸口说道。

王美石说:“如果你坚持舔我们的衣服,或者你还没有放过我们,只要你放手,我们就会跳到死亡面前向你展示,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的其他面孔,你还是现在最好让我们的母女死去。“

这时,一声冲着奔跑到陈一毛身边:“陈副副长,外面有两个年轻人用斧头拼命找我们,你可以去看看。”

姜坤元

43.8

2019.08.05 01: 51

字数744

王美石和他的大女儿,妹妹和小女儿都在仆人的护送下。陈一毛在王彩的家庭中没有人抵抗,所以他的傲慢特别傲慢。他走过去摸了一下王大梅的下巴,说:“你的老太太怎么样?”

“我不知道。”王大梅说。

“小女人,你的嘴很厉害,说实话,如果你不知道,那么我会把你的姐妹卖给窑,让老人一个接一个地轮流,就像炒饭一样,你愿意去找你,你不愿意这样做,你信不信?“陈一毛笑了笑。

王梅的愤怒回答:“你是这种动物。”

陈一毛惊呆了,他笑了笑,然后上前踢了王美石说:“老妇人,你会再发誓我,我会请我的弟兄们舔他们的裤子,你会再发誓。”

王梅的并不尴尬,转过头来。

“让我快点告诉你,你父亲在哪里,我会让你走的。”陈小毛求助于王才最小的女儿王彩英。

“我知道我不会告诉你我在哪里,你已经死了。”王大英说。

“啊,你的小女孩不是在考虑春天,是不是因为以下,那么老子就是你的。”陈一毛挑衅说道。

“你不是一个人!”王大英回答说。

“你的母亲也是女人。如果没有女人,你是哪里人?你在地上开裂吗?我告诉你,如果你敢碰我的两个女儿,那我就和你一起战斗。”王梅挣扎着说,几个仆人被绑在她的手上,她根本没有能力移动。

“看来你不会给你一点颜色。你不会说出来。来吧,粉碎他们三个人的所有衣服,看看他们是否一无所知。”陈一毛大声说。

“王县令知道如何责怪我们咒骂女人的衣服?”陈一毛有一个提醒。

“天空正在下降,老子站着。”陈一毛拍了拍胸口说道。

王美石说:“如果你坚持舔我们的衣服,或者你还没有放过我们,只要你放手,我们就会跳到死亡面前向你展示,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的其他面孔,你还是现在最好让我们的母女死去。“

这时,一声冲着奔跑到陈一毛身边:“陈副副长,外面有两个年轻人用斧头拼命找我们,你可以去看看。”

王美石和他的大女儿,妹妹和小女儿都在仆人的护送下。陈一毛在王彩的家庭中没有人抵抗,所以他的傲慢特别傲慢。他走过去摸了一下王大梅的下巴,说:“你的老太太怎么样?”

“我不知道。”王大梅说。

“小女人,你的嘴很厉害,说实话,如果你不知道,那么我会把你的姐妹卖给窑,让老人一个接一个地轮流,就像炒饭一样,你愿意去找你,你不愿意这样做,你信不信?“陈一毛笑了笑。

王梅的愤怒回答:“你是这种动物。”

陈一毛惊呆了,他笑了笑,然后上前踢了王美石说:“老妇人,你会再发誓我,我会请我的弟兄们舔他们的裤子,你会再发誓。”

王梅的并不尴尬,转过头来。

“让我快点告诉你,你父亲在哪里,我会让你走的。”陈小毛求助于王才最小的女儿王彩英。

“我知道我不会告诉你我在哪里,你已经死了。”王大英说。

“啊,你的小女孩不是在考虑春天,是不是因为以下,那么老子就是你的。”陈一毛挑衅说道。

“你不是一个人!”王大英回答说。

“你的母亲也是女人。如果没有女人,你是哪里人?你在地上开裂吗?我告诉你,如果你敢碰我的两个女儿,那我就和你一起战斗。”王梅挣扎着说,几个仆人被绑在她的手上,她根本没有能力移动。

“看来你不会给你一点颜色。你不会说出来。来吧,粉碎他们三个人的所有衣服,看看他们是否一无所知。”陈一毛大声说。

“王县令知道如何责怪我们咒骂女人的衣服?”陈一毛有一个提醒。

“天空正在下降,老子站着。”陈一毛拍了拍胸口说道。

王美石说:“如果你坚持舔我们的衣服,或者你没有让我们离开,只要你放手,我们就会跳到死神告诉你,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的其他面孔,你还是现在最好让我们的母女死去。“

这时,一声冲着奔跑到陈一毛身边:“陈副副长,外面有两个年轻人用斧头拼命找我们,你可以去看看。”